一切皆有可能

男人心声

蔡澜:

读者谢丁看了我写批评男人和女人的文章之后,再传来一些数据。我做文抄公,写出来与诸位共享:


一、如果你觉得自己胖,那就是胖。不要问我们男人。我们拒绝回答。而且我们关心的,只有几个部位罢了。 
二、用完马桶,请将厕板竖起。 
三、别剪掉长发,长发永远比短发好看。 
四、请永远记得我们有时候并不在想你。 
五、除非你想讨论足球、高尔夫球、政治和金融,不然别问我们在想些甚么。 
六、别说去商场逛逛也是一种运动。


七、是的,我们已经回答过不知多少遍,你已经有足够的衣服和皮包。 
八、一起出门时,你穿甚么都好看,真的!别把衣服一换再换,害我们迟到。 
九、不一起出门时,也请你别对我们穿甚么衣服发表意见。 
十、想要甚么就直说吧!再巧妙的暗示,我们也不会理解。 
十一、哭泣,是一种勒索行为。 
十二、不要和我们争辩半年前我们说过甚么话。我们说过甚么话,三天之内已经忘记。 
十三、喜欢看年轻女孩子,是男人天性。 
十四、看电视时,你们要发表意见,请在广告时间宣言。 
十五、听到旧情人的消息,我们当然会想到她们的身体,但这并不代表忘记你。 
十六、批评你,是以事论事,请你们不要一叫二哭三上吊。 
十七、问你:「怎么啦?」你们回答:「没事。」我们就当作没事。 
十八、请你们不要怀疑,对你们的热情,是不可能和起初认识时那么剧烈的。你无故伤心,是你的事。

大霹雳:

平安夜,请大家一起来品尝《小食纪》的这十道菜!


8月开始写《小食纪》,写了两篇后看到了豆瓣阅读首届征文大赛,于是想试试。因为一直做文案的工作,一度不再体会的到文字的乐趣,对于这个一向称为自己爱好的事物,变得矛盾又复杂,所以参加这个征文活动,更像是逼自己一把,完成一个对自己的承诺。


写的过程中,心里非常痛苦,因为我想用做杂志的态度丰富这个记忆里的食桌,写文字、手绘、做菜、拍照,都只能在上班的零碎时间,或周末时间完成,每一篇耗费的精力比我想象中的大。这十道菜是从童年到大学,到创办独立杂志的成长过程记录。味觉的记忆让我们记得一道食物、记得制作它的人们和场景,连同吃食物的自己也是这一系列感性过程中的主角。《小食纪》是借助食物为自己存储的一段私人回忆,所以除了精力的耗费,还必须坦诚地面对自己。用食物纪念遇到的一些人,我的历史便是客厅里的一方食桌,不够惊艳,但不可或缺,因为那是我们每天汲取营养的地方。


投稿后第二天就收到了入围的消息,我却在三天后才看到,之后便一直等待上架。在等待的日子里,没有勇气再读一遍,因为我知道很多地方显得很幼稚。但《小食纪》对我来说依然是件大事,即使它不是纸质的,却是自己第一套成系统的文字。更重要的是重新修整了自己的思绪后,我又找回了对文字的热情,能再次想象出文字的各种可能性!在写《关于日常》练笔和《零食博物馆》的时候,都顺畅了起来。没想到的是,在平安夜这个日子里它正式上架了,这也算是今年的完美ending吧!


重新做完这些菜或重新吃到这些菜、画完这些菜谱、写完身边的这群人后,我不再急于刻意去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,因为平实的生活同样让人觉得很满足。我以做杂志的态度丰富这个记忆里的食桌,无论成熟与否,很高兴现在完成了它。主食:凉拌面、炒饭、米饭;大菜:火锅;配菜:一二三四五排骨、家常豆腐、土豆泥、冬瓜汤、炒烤肉;饭后水果:葡萄。


每篇前后分别有手绘和文字版的菜谱(都是家常小菜,也许能做个小参考)


因为豆瓣阅读给了每个作者一批券,所以如果有愿意读《小食纪》的朋友,我可以赠书,但因为赠阅系统本身的设置,需要在豆瓣先关注我一下(霹雳在此),留言告知我赠书,赠阅成功后大家可自行取消关注~


板凳、餐具已备好,请品尝:《小食纪》

 


 

平安夜愉快





蔡澜:

和小朋友喝茶谈女人。 
「我们女人甚么时候开始老,你看得出吗?」小朋友问。 
「看得出。」我说。 
「这么厉害?说来听听。」 
「当她们后颈上的毛脱光了,就是开始老的现象。」我说。


「哇,这也给你看出!」小朋友说。 
「还有一个现象。」 
「快说来听听。」小朋友急了。 
「在她们喝柠檬茶的时候。」我宣布。 
「甚么?女人的年龄和喝柠檬茶有关?」小朋友不相信:「男人喝柠檬茶呢?」 
「女人在喝柠檬茶的时候,喜欢用茶匙拚命把那几片柠檬挤干。这是女人孤寒的本性,男人就不会那么做。当女人做这种剧烈的动作时,露在外面手腕的肌肉就会震、震、震摇动,愈挤得厉害,摇晃得愈显眼,不相信你试试看。」我说。 
小朋友拚命挤面前的柠檬。


「好彩,好彩。」小朋友拍拍心口。 
「总有一天你自己也会看到的。」我说。 
「你怎么那么残忍?」小朋友大叫。 
「不是残忍,」我说:「只要你们接受事实。老,并不是有罪的。一定发生,千万别笑别人老。」 
「所以男人都喜欢年轻的女子。」她问。 
「也不一定。」我说。 
「如果我是男人,我也会选年轻的。」小朋友说:「年纪大的女人有甚么好!全身肌肉都松弛。」 
我笑了:「床笫间的事,一下子就做完。情侣还是需要沟通的。有时男人并不是和肌肉做爱,是和头脑做爱。你以后就懂。」